缓慢鼓手

咦咦咦。

看到江宁婆婆的微博说发现ZS倾向事件都去找他,评论里说对不起可是除了婆婆实在不知道找谁,婆婆回复说“找我没错”。看到那四个字的时候真的是百感交集。想起在走饭评论里看到婆婆说的身心俱疲。

其实我仍然不太确定所谓黑狗到底是如何作用的。对号入座很可怕,之前去专业医院,单纯的量表测试与自行在网上评断并无差异,所以让我仍然持怀疑态度。家人会认为我是偷懒……这一点其实很可怕,会让人觉得自己在再度坠落。尽管我也不能肯定我是不是真的是在逃避?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是一种恶性循环。有时候存在一种悖论,当最坏的情况还没发生的时候,一切都必须扛着,一旦最坏的情况发生,大家就会说哪怕放弃了一切也好啊。

看到一个说法是...

失眠的夜晚。要早起去吃粽子喝牛奶听报告。加油加油加油,快快睡着。365

很喜欢徐六康老师了,我终于听懂涡度相关了。纪念一下今天,大概是太久没有在学术上有这样恍然大悟的感觉了。

人流如海,我们共看同一座山。


拥挤和走散,都属于缘分。


兜兜转转,如果有什么是属于我的一座山的话,那么,


为了不断前行,我只能攀登它,翻越它,然后,把它留在身后。


上山的人终究要下山归去,而能够一览众山小的高峰也不止一座。


我们是为了不断前行,才将那腾云驾雾仙境般共同走过的路途走完。


你可能是我的一座山,而不是我的路。


而我们永远都会走在自己的路上。


所谓愿望,也不过是,
“我愿,不论春秋与朝夕、苦乐或悲喜,皆有你,携此生、共白首。”
然而,然而。

我见过你最深情的面孔和最柔软的笑意,在炎凉的世态之中,灯火一样给予我苟且的能力。Via 七堇年

404 not found

我很喜欢好好告别,然而也会被认为太公式化,那一刻我想,这大概是再见的本质理由吧。

开始的开始,我们确实是互相喜欢的,只是谁也没有想到,这份感情没有深厚到支撑我们再走得远一点的地步。

其实很早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一些什么,大概从一月份开始我的日记里、和好友的交谈里,就开始有我的不安与焦虑了。只是那时候相见仍然是开心的,所以我一度以为是我的第六感出了差错,我们只是恋爱模式不同,只要调整,就会慢慢好起来的。现在看来,我的直觉没有坏掉,也是一件好事。然而千言万语,从何说起,好的坏的,遗憾的感谢的,想念的遗忘的。

分开之后,我还是很喜欢你,但是好像忽然变轻松了很多,我可以不再担心你没有那么喜欢我,不...

下一页
©缓慢鼓手 | Powered by LOFTER